admin

从来不是山:“像作家一样思考”第二课课程说明(歌词从来不是他们刻画的样子)

admin 传说/命理 2023-12-03 6浏览 0

很久以前,大概是求学的时候,我便对名家大师产生了一种艳羡:为什么他们的作品总能够看上去很简单,实际上很深刻?更使我恼怒的是,自己作文倒是能够做到简单,但这种简单在老师看来应该叫浅薄。

后来经过不断地学习,我逐渐知道,要达到名家大师的效果,除了无与伦比的天赋,还需要具备两种思维方式。其中之一是截取与重构,经过加工,这些片段尽管微小却暗示了一整片天地。另一种方式则是比喻。这一节课,我将与孩子聊聊比喻。

当然,此处我将谈及的比喻并非语文课上的修辞手法,而是一种思维方式。乔治·莱考夫在《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》中石破天惊地提出,比喻是人类最根本的思维方式。其后,海登·怀特在《话语的转义》中表示,历史其实也是一种比喻。既然如此,写作一定也是比喻。比喻需要通过一个事物去解释另一个事物,这种特征恰当地解释了无数作品为什么看上去写的是此,其实意在于彼。

教堂本质上也是一种比喻

名家大师们早就进入了行思和尚所说的第二重境界,即看山不是山。因此,他们所关注和书写的内容往往并非其真实目的,就像王安石眼中根本没有褒禅山,鲁迅笔下也根本没有《二十四孝图》。文本中的内容往往只是手段,而目的很有可能远在文本之外,只有如此我们才会长久地对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”感叹不已。难道我们感叹的仅仅是诸葛亮,这不正是所谓的“意在言外”或者“得意忘言”。

大多数文学作品都是比喻的。比喻为写作者提供了一种可能,可以把复杂、生僻、抽象或私人的事与体验转变为简单、熟悉、具体或公共的。而且,比喻可以让写作对象抽象化为意义,其原因很简单,因为比喻本身就是一种评价。所以,学习比喻实质是学习作家如何抽象出意义的方式,解决的是一般写作中言之无物的问题。同时,比喻意味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内容,客观上也丰富了文本。

这次课,我将与孩子们一起研究文本中比喻的现象,进而研究比喻思维是如何建构出意义。毕竟,在作者眼中,山从来都不是山。

当然,切·格瓦拉也不是切·格瓦拉。

版权声明: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通知我们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发表评论
标签列表